点墨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点墨小说 > 三国吕布之女 > 第910章 失府库审配失算

第910章 失府库审配失算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司马懿道:“主公往何处去?!”
  
  “去府库也!”斥侯道:“北门外已听从军师吩咐,安排了人马在外截应,不久必有消息!”
  
  “去衙门!”司马懿道:“且速!”
  
  众人听从,火速的安排着进城事宜,开了道路,一路直往衙门而去!
  
  那些衙门执夜的官员,更夫,等一切人全部没影子了,跑的无影无踪。也不怪袁氏无人去守,而是大多数都以为城墙和府库才最重要,因此,想要一战,宁死也要保冀州的人,都往那边防御去了,而真正想要逃避的人,哪里还顾得上本职工作?!该跑的早一溜烟的逃难似的跑了。卷包袱的卷包袱,买路的买路,那是奋起直跑啊!
  
  军士们上前砸了锁,一推就开了衙门的大门。
  
  一通搜索,才在后院寻到两个发着抖,吓的战战兢兢的老头,这两人是洒扫院子的奴仆,因为腿脚不便,便是想跑也没能跑得掉,因此便躲在了后院,哪里知道一找就找了出来。因此吓的脸色发抖,差点跪在地上叫饶命,但因为太害怕,反而抖着嘴唇,怎么也发不出声儿来!
  
  这个时代,依旧保留了很多中原的传统,从周到春秋以来,对于先天残疾人士,都是有所关爱的,或者是犯了罪,后来打断了腿,更是受刑去了膝盖的人,都是有所关爱的,一般重罪之人,都打发去了边关边塞地区做苦力,久而久之的也就在那成了当地民。而轻刑的,一般来说,便教去洒扫庭院,或者是打发去看守城门,作为无战事之时的劳动力而使用。
  
  能出现在衙门里的,说明他们要么是轻刑,要么是先天带残,这样的人,问题不大。落到奴藉,也是为了控制自由。毕竟衙门,城门等地方,都是城防和政治的重要地方,是不可能真正的给与自由的。
  
  而这样的人,一般来说,知道的未必就比一般的官员少。
  
  司马懿令人将二人扶了起来,道:“吾军无意伤汝二人,吾问几句话,汝等若知,答之有赏,若无,便说不知,也无妨!”
  
  二人战战兢兢的,惧怕的不敢看司马懿。
  
  司马懿展示的十分和蔼和礼貌,道:“衙门之中的文书在何处?!”
  
  “……在这边……”二人不敢有半点隐瞒,一五一十的把知道的全给说了个干净!
  
  司马懿叫军士赏了二人,还叫他们在院中负责洒扫工作。二人领了赏,战战兢兢的下去了,哪里敢在这里戳人眼睛,回屋躲着去了。
  
  司马懿叫军士们将文书搬了出来,对左右谋士道:“……安抚民众,为第二要务,辰时必须要有安民告示张贴并去宣示以众。劳诸位立即商议而决出来,天明之前张贴而宣告出去。”
  
  “是!”左右谋士都应了,道:“此事易也,交由吾等便可!”
  
  司马懿分兵叫人把衙门控制住,便出了衙门径自往城内而来。
  
  一径便到了袁氏府外,这里里三层外三层的厮杀的是最猛烈之处。因为这里是袁绍的府宅。
  
  “军师小心暗箭!”左右将士将他往后护了护,道:“袁氏的忠心将士还是略有些的,想要突破,恐怕还需要些时间!”
  
  “他们要破防逃亡?!”司马懿看这乱糟糟的样子道。
  
  “是,准备了几辆马车,兵士约有五百余,护着要突破出城……”一将道:“这里俱是袁氏诸人,哪能由着他们逃了?!”
  
  司马懿点首,默认他们继续突破。
  
  到处是飞的弓箭,火光,厮杀之声不绝于耳,还有很多人的惨叫,绝望的哭喊之声等。
  
  但是区区五百余袁兵根本不可能突破虎威军的,很快就呈压倒性的优势将之歼灭,将袁氏的大门都给攻破了,很快的进去了。
  
  司马懿下令,不得伤人和破坏一切东西,只将人全部给控制住了,袁绍府上被围了个结结实实。
  
  司马懿走上台阶,看着这个大门,这些九级台阶,不禁皱眉。虽然袁绍府上还没有到宫廷的规格,然而这个大门明显的越界了。
  
  九是极数,诸侯的门槛能有九阶,高台之上,若有是有九九八十一阶,那都是谮越。
  
  而门面,也有九尺九寸宽,门楣之上,越界的就更多了。雕龙画凤,叫人不忍直视。这个宅邸像个蜇伏在潜渊之中的龙。然而司马懿以为,这可真是磕瘆,没到那一步,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,又有何用?!
  
  默认袁绍为帝王了,可以取代汉室而存了吗?!
  
  司马懿倒是赞同徐州的做法,做诸侯的时候,就老老实实的做个诸侯,雄心放在心里就得了,言行上不要越界,等到了那往上一步的时候,也别谦虚,那个时候,标配才标配起来才叫匹配。
  
  现在这叫什么?!磕瘆,天子的礼仪,困于这个莫名小的宅院之中,这叫什么?!叫困龙之局啊。
  
  低调一些,学学徐州行不行?!
  
  徐州那吕布府上寒瘆的都没法说,也就加建了一个宗庙所在,可以祭礼和阅兵的场地,可以跑马的大地方,其它的违制的建筑与摆设,一概没有!
  
  哪像这袁府,简直了!
  
  诸将进去以后也是乍舌,尤其是进了内院才发现,这地面都是汉白玉所辅就的,叫人下脚都觉得肝儿颤。脚不由的都放轻了。
  
  司马懿越看就拧眉头,军士们入内,一箱一箱的珍宝箱笼不要钱似的抬了出来,这些还是装箱的,其余的装饰,吊在檐上的,挂在帐幔上的,无所不贵重……
  
  “全部封起来,登记造册,违制之物,贴上封条,不许取出……”司马懿道。
  
  “是!”诸将乍舌不已,应了。
  
  大约也是被这些财富给瞎了狗眼,一时之间,竟无人说话,只是呼吸都略重了些。
  
  忽闻后院有哭泣之声,有军士来道:“禀军师,袁绍之妻刘氏欲见军师说话!”
  
  司马懿道:“不必!主公未至,叫她老实呆着!”
  
  “她若贿于众人,不许收取!”司马懿加上一句道。
  
  “是!”诸将哪里敢自取?!自然都一一应了。
  
  司马懿没有久呆,出了这府第,稍等了一下,跟着他的幕宾们才出来,他们是被那编钟给绊住了脚步,才稍慢了一步,出来才叹了一声道:“……袁绍早在冀州用天子之乐,钟室所用之器具,竟是汉天子之制也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