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墨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点墨小说 > 说案谈情 > 第九十一章 离开

第九十一章 离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许浚心情极不佳,脸色黑沉的坐到了客厅里。
  
      夏曼看了他一眼,“许先生,是要喝茶,还是喝咖啡?不过我家的茶不是新茶,是超市里买来的那种罐装茶叶,二十块一桶,咖啡也是速溶咖啡,基本上没有咖啡豆的味道。”
  
      夏庭远坐在旁边,头一次有种想要笑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他生来性子内向且温柔,看见陌生人的时候会觉得害怕,退缩,可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那么多人都害怕许浚,偏偏他觉得许先生一点都不可怕。
  
      反而让人产生一种很安全的感觉,令人心生好感,夏庭远觉得很奇怪,因为这样的感觉,是第二次了。
  
      第一次,是萧先生给了他这样的感觉,可是……
  
      夏庭远垂下了眼帘,长长的睫毛盖在眼窝上,将他所有的情绪都遮挡了起来,叫人一时察觉不到他在想些什么。
  
      许浚气的邪肆一笑,低声道:“白开水!”
  
      夏庭远立即站起身,“我去倒。”
  
      说罢,便跑开了。
  
      剩下许浚和夏曼两个人大眼瞪小眼。
  
      气氛有一丝的尴尬。
  
      终是夏曼忍不住,轻咳一声,视线微微瞥开,“你跟甜甜,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很抱歉,虽然他们两个人的声音很小,但毕竟她家这个地方的隔音效果不太好,两个人在里面的那个……令人遐想万分的声音,她想装听不见都难。
  
      脸都有些躁的慌,她现在就祈祷着自家的小白弟弟并没有听见这道声音便好了。不过夏曼刚刚有偷瞄自家弟弟的脸色,见他耳朵都红了,就知道这小孩子一定是听见了。
  
      夏曼叹了一口气。
  
      不过令她不解的是,苏甜甜喜欢的不是苏言湛吗?怎么突然就跟许浚两个人牵扯在一起了?
  
      夏曼突然想到前不久,苏甜甜偷偷给自己打电话的事情,难道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们两个就发生了什么质一般飞跃的感情?
  
      夏曼虽然好奇,便这毕竟是属于别人的**,即便苏甜甜跟她再好,只要是她自己不愿意说的,夏曼是绝计不可能逼着苏甜甜交待的。
  
      许浚唇角掀起一抹笑来,挑眉戏谑道:“怎么,感兴趣?”
  
      不感。
  
      但夏曼不敢真这么说,跟那么多的嫌疑人打过交道,她早就练出了看人脸色知人心理活动的入门窍门,看许浚这模样,便知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让自己去问的。
  
      夏曼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,“恩,非常的感兴趣。您也知道,之前甜甜喜欢的是苏家苏言湛,突然喜欢上你,我怀疑是许先生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,比如违背妇女意志去强迫她不愿意做的一些事情?”
  
      她说的非常的笼统,也非常的客观性,并没有刻意的去指某一件事情,可许浚就是知道夏曼说的什么意思。
  
      他眸色深了深,折射出一抹幽光,视线向着厨房的方向望去,似乎隔着门瞧见了那抹忙碌的小身影,唇角掀起一抹笑来:“真要发生了,她还能出现在这里给你做饭?”
  
      好吧,许先生这是心疼了。
  
      夏曼认罪态度良好:“我的错。”
  
      不该让未来的许太太十指沾上阳春水,万一弄破了点儿皮,那她可就真的是个罪大恶极的人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还有心思开玩笑,”许浚抽出根烟,想了想,还是放在了桌子上,这里有两个孩子,一个苏甜甜,一个夏庭远,烟还是不抽的好。
  
      他长腿交叠而起,目光肆意且毫不留情的上下扫视着夏曼,“听说你跟萧怀瑾离婚了,是真的吗?”
  
      夏曼点头:“是。”
  
      许浚双手交握,眯着眼睛看她,倏地一笑:“难怪那个女人那么嚣张。不过夏曼,你的确是不如舒兰。”
  
      “舒兰这个女人虽然子见缝插针让人不喜,可也是因为她将舒家资产加入,萧氏才没有衰败的这么快,她说自己是萧怀瑾的妻子,没有人不会去不认同。”
  
      夏曼点头,“我知道,所以我向萧怀瑾要了五千万。”
  
      许浚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睁大双眼,分外仔细的看她几眼,唇角的弧度越扬越大,最后笑出了声:“萧怀瑾真的是娶了个好前妻啊!夏曼,你这事虽然做的不光彩,但却是非常的漂亮!”
  
      “这么跟你说吧,”许浚终是点燃了烟,似笑非笑的看着她:“舒兰从小就跟萧怀瑾两个人认识了,后来有没有情不知道,但萧怀瑾从小就把舒兰当老婆,那都是圈子里知道的事儿。”
  
      夏曼‘恩’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“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,感情非常的好,但有一年,”许浚声音低了下去,夏曼见他停住,抬起头来看他。
  
      烟雾飘浮在许浚的面前,令她有些看不清他的收眼,只觉得许浚那漆黑的眸子看着怪硌碜人的。
  
      许浚缓声道:“那一年发生了很大的变故,舒兰被恶意撞了,腿留下了残疾,后来去国外医治了。当然,这只是对外界的说法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